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華德福孩子的求學路(5/6)你認為華德福是甚麼? - 通達人驛站
2014/5/23

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華德福孩子的求學路(5/6)你認為華德福是甚麼?

這篇文章是2013年5月25日由《教育曠野》(March's Educational Wilderness)舉辦的「華德福教育思潮」講座的文字整理記錄,經得提問的王智弘老師、口述的李庭怡同學、文字整理方巧如小姐的授權同意而轉載使用。原文位置在方巧如小姐的「當下‧繁花」部落格。

此外,原文並未設立明顯標題,為了幫助讀者更容易了解段落,所以通達人替不同段落下了標題。一併在此說明。

慈心華德福中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


至2013年,慈心華德福中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已經20歲了。

有許多關注華德福教育的人心中都有疑問「這些一路接受華德福教育的孩子們,在接受華德福的中小學教育後,如何與體制內的高中教育接軌?從現在回頭來看,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過去這段體制外的求學生涯?如何看待華德福教育?」

在2013年5月25日午後,在《教育曠野》(March's Educational Wilderness)舉辦的「華德福教育思潮講座」中,March 老師邀請了一路從慈心幼稚園念起,歷經慈心共學團體、體制內公立小學就讀,又回到公辦民營的慈心華德福中小學就讀,歷經基測洗禮後就讀羅東高商,最後進入東海大學中文系就讀的李庭怡同學,分享自己的求學歷程、對華德福教育的看法、與進入所謂的體制內學校就學的心路歷程。

同時,March 老師也邀請一路在慈心華德福中小學任教的王智弘老師(2013年至2014年擔任十二年級導師)擔任提問者與補充者。

以下是轉載的原文


問:你提到想回華德福教書,想教甚麼呢?

答:我想要回華德福教書的初衷其實很簡單,就是從幼稚園的時候,大部分的小孩在那時都會想要當老師啦,但是我當時心中隱約都有一個種子,就是說我童年過得很快樂,我覺得接受華德福教育實在太快樂了,根本就像在天堂一樣。

家裡雖然也很溫暖,但是我在家也是被打大的,也會被罵,學校則像是保護我、支撐我的重要力量。我非常希望有更多的小孩能過得跟我一樣快樂,不管是之後的影響,還是當下幸福的時刻,我都希望能讓更多孩子能體驗到,所以我才想回去當老師。

至於要在華德福領域教甚麼這個部分,還在構想狀態。以實際面來講,我是學中文的,我的專長是在中文這塊,中文、作文、古字、甲骨字這類的,若要問我能不能教別的,我覺得只要自己能力夠,他人也認可,要教其他也是很OK的。不過,不只在知識,我也有很多其他的事也會想跟學生分享。

受教育過程的最大影響


我覺得在受教育的過程當中,最大的影響都是來自於課外的聊天和討論。就是那些跟老師們的聊天過程中,或是老師在講題外話,像是老師會說「我昨天如何如何」,我們就說「哇!好開心,老師請繼續說、繼續說,今天不要上課」,我覺得對我來說,最大的幫助與理解成長都是來自那塊,所以教甚麼都可以,只要坦承很認真地面對學生,那有幫助到他們的都好。

智弘老師:其實華德福不一定窗簾要很粉紅色,或是要穿長裙,不能穿牛仔褲,尼泊爾也有孤兒院的華德福啊,因為戰亂要解決孤兒問題,所以成立華德福學校,他也是被國際認可而且支持,南非也有一個貨櫃屋的難民營華德福。

我非常感動的是,我有一個肯亞和南非的朋友都是華德福老師,他們去蘇丹難民營去撿小孩,就是在那種難民營裡,規模也可以達到兩百萬的難民營,他們就在那裏面訓練年輕力壯的年輕人,成為老師,然後在裡面開始教育他們社群的下一代,你說那是華德福嗎? 很難說是或是不是,但是那是一種教育本身,把那種刻板印象拿掉,所以說人真的很重要,人真的超重要的。

我們所作所為都會擴散到我們自己身上,當老師這件事會牽涉到對人的觀點,剛剛我們大家都在聊一件事就是你有沒有信仰?庭怡這你還沒有講,就是你最終的信念是甚麼?

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重複一種行動和經驗,但是背後一定有一種依據和假設,那是一種出發點,可是我們通常沒有意識到,通常出發點大概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出自於愛,一種是出自於恐懼,那都是無意識的。所以像他們(指庭怡)接受到的是愛的經驗比較多的時候,他們會去克服掉恐懼,可是這還是不夠喔!

我都期勉年輕人如果知道我的動機是基於愛,那是愛誰呢?愛自己?愛大自然?愛人類?愛整個生命本身?那要把它弄清楚,不是只有我很愛我很愛,然後就很濫愛,不是這樣。

我們常說意志、情感、思考要合一,我的情感是愛的正向的,是清晰明白的愛,是合一的愛,那這樣就好,就可以很圓滿自得,可是,可怕的是,多半我們都是在恐懼裡面是不自知的。

我最近在跟一些人對話的時候,會發現他們有很多負面的解讀,有很多的擔心害怕。

在面對一件好事的時候,其實那就是用恐懼在出發在面對,但是也無妨,就把它拿出來談論,恐懼就會自然消失。所以人這件事其實很單純,人一定都有信念、一定有信仰,但是,要把它弄清楚,不過那是長大後的事。我們不會跟一個小baby說,你知道你的信念是甚麼嗎?但是當小孩從小被很自然很自由地對待時,那他長大後一定比較不會活的糊里糊塗,我覺得教育就是要幫助孩子不要活得糊里糊塗,因為我們已經糊塗夠了,希望大家能愈來愈清楚。


問:庭怡,你覺得你只是自由自在地成長嗎?華德福除了不打壓之外還是會做一點別的事,比方說你剛剛提到的一些課程,有沒有讓你印象最深刻的?讓你最後理解到原來他的教育目的是這樣。

四年前庭怡剛(從華德福)畢業時常回來問我「有沒有甚麼書可以看?我想知道甚麼是華德福,大家都在問我甚麼是華德福?」她會隱隱約約感到一種質疑,「喔,你是華德福的?」其實不是那麼被認同與信任,會好奇又不敢說些甚麼,那會帶來一種奇怪的壓力,那他們又是第一屆,台灣教育史上第一屆華德福小孩,所以你那時想要了解華德福是甚麼?那現在四年過後,你認為華德福是甚麼?目的是甚麼?


你認為華德福是甚麼?


答:每次大家都在講華德福,其實到底甚麼是華德福?就像老師講的,粉紅色窗簾就是華德福嗎?其實我很討厭長裙,我都想以後我回去一定不要穿,我覺得他(華德福教育)其實是很多樣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華德福教育,在每個人身上發生的華德福教育都不一樣,被影響的都是不一樣的。

種下去的苗可能一樣,課程上面,幫你插好秧,幫你澆點水,讓你曬曬陽光吹吹風。例如我們平常教的藝術課程,老師教的東西,都只是輔助你,但是你怎麼長,長出來的才是你的華德福教育。所以我覺得華德福教育沒有一定的形式。

問:所以呢,所以他(華德福教育)的目的是甚麼呢?教育一定不等於任意作為,如果每個人都不一樣,那就變成一種任意或是一種相對論,那就沒有標準,那就甚麼都是華德福了。現在很多人都在說我們很早就在做華德福了,不是這個意思,對不對?所以你就必須再解釋一下?你剛說每個人都會收到不同的教育成果,可是他不是任意的他總有一些動向。

答:你是說華德福的特質嗎?

問:是關於華德福的一些基本原則,或是他的基本的目標是甚麼?

答:我拿自己來舉例好了,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樣,我覺得對這世界有熱忱、對生命、有期待、有感動,面對這世界時會有同理心,我個人覺得我接受華德福最大的感受,是對這世界有感動有期待,看見生命是感動的,或是剛剛有位姊姊講的有呼吸,你看見世界是坦然的、舒適的、從容的感覺。

如果是用一個教育的角度來看的話,帶給孩子的就是一個有希望的世界,對生命有期待的世界,而不是只說這是一個醜陋的世界,也不是告訴他這是一個童話的世界,一定會幸福美好,而是教他怎麼去看待一個世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