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華德福孩子的求學路(3/6)為什麼要受教育? - 通達人驛站
2014/3/16

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華德福孩子的求學路(3/6)為什麼要受教育?

這篇文章是2013年5月25日由《教育曠野》(March's Educational Wilderness)舉辦的「華德福教育思潮」講座的文字整理記錄,經得提問的王智弘老師、口述的李庭怡同學、文字整理方巧如小姐的授權同意而轉載使用。原文位置在方巧如小姐的「當下‧繁花」部落格。

此外,原文並未設立明顯標題,為了幫助讀者更容易了解段落,所以通達人替不同段落下了標題。一併在此說明。

慈心華德福中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


至2013年,慈心華德福中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已經20歲了。

有許多關注華德福教育的人心中都有疑問「這些一路接受華德福教育的孩子們,在接受華德福的中小學教育後,如何與體制內的高中教育接軌?從現在回頭來看,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過去這段體制外的求學生涯?如何看待華德福教育?」

在2013年5月25日午後,在《教育曠野》(March's Educational Wilderness)舉辦的「華德福教育思潮講座」中,March 老師邀請了一路從慈心幼稚園念起,歷經慈心共學團體、體制內公立小學就讀,又回到公辦民營的慈心華德福中小學就讀,歷經基測洗禮後就讀羅東高商,最後進入東海大學中文系就讀的李庭怡同學,分享自己的求學歷程、對華德福教育的看法、與進入所謂的體制內學校就學的心路歷程。

同時,March 老師也邀請一路在慈心華德福中小學任教的王智弘老師(2013年至2014年擔任十二年級導師)擔任提問者與補充者。

以下是轉載的原文


王智弘問(以下簡稱問):接受華德福教育對你的影響是甚麼?

李庭怡答(以下簡稱答):我覺得國高中算是我一個尋找自我的過程,進入大學後,因為想回華德福當老師,所以修了教育學程,原本是尋求自我到了大學就變成了自我尋求。上了大學後,應該是你已經找到了你自己,你要開始找到能滿足你的東西,去尋找能夠讓你有熱忱,滿足的事物。

所以,我還是走在教育應該要被改變的這條路上,因為自己本身很喜歡教育。

我看到的師資培訓


但是,我在上社會教育學程的過程,覺得很錯愕。因為我去上師培(師資培訓),他們在場的都是未來的老師,然後我覺得好像不是在跟一群未來的老師在上課,雖然他們是一群學生沒錯,我該怎麼講呢?

那些未來的老師看起來一點都沒有老師的樣子,課程內容也會讓你很驚嚇,它(課程內容)還是一直教你怎麼考試啊!所以這些老師出去還是要教你(學生)怎麼考試,大家都只是在教怎麼考試而已。就連學生問的問題都是「老師,那期中考要考甚麼阿?那我們要怎麼準備?可以用選擇題就好了嗎?」

我就想「哇!怎麼會這樣子呢?」

還有另外一種感受是在上課時感覺理論很美好,理念很棒,可是那些去實習的學長姐回來說「你不要憧憬太大,你在實際教育現場和在教育學程中學到的,根本是兩回事!」更何況你也沒有辦法確認在那個班上,到底有沒有因為真心喜歡教育而去追求的?幾乎有一半是為了現實考量才會去上課。

甚至有一個補教名師也在上師培,然後他只強調行為主義。他說「行為主義才是教育最大的支柱,教育應該要用行為主義去培訓學生」,我就想「那學生都是狗嗎?」很難理解!

華德福給我的影響


我覺得整個華德福給我的影響是到了高中,甚至大學後我才漸漸地慢慢地發覺自己有在改變。在華德福裡面,我學到的是如何去感動?如何對這世界感動?對身邊的人感動?

那對我而言,這是最真實的東西,也會為了這份真實和感動繼續努力下去。

March 老師:其實庭怡在高二時就到政大參與過我們辦的另類教育座談,那時就讓我很驚豔,因為一般台灣這種中學的孩子,不太能表達自己,或是表達時邏輯會跳躍,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但是庭怡一出現時的穩定,表達時非常有邏輯外,她看到的不只是她自己看到的那一面,她也在批判自己,在陳述自己,這是我那時最驚艷的。

我看到她進了大學又有不一樣的地方是,她也開始批判社會,我覺得王智弘老師一直在講說「為什麼要批判?批判是為了讓我們在社會變成一種備份的力量,一旦這個社會需要的時候,這個備份的力量就會產生一股影響力,所以我們應該要不斷地反省。」

我覺得庭怡從高二到現在,她沒有失掉這份反省的心,然後一直在移動她自己的關照面,我覺得我們終於看到接受另類教育的孩子終於要準備進入社會,在兩年後就要進入社會了,我們會有更多的期待。不是只是快樂學習而已,或許他們會為這個社會的教育帶來更多的不一樣。


為什麼要受教育?


問:你接受好幾種教育,有慈心華德福的,有羅商的,到現在在東海大學中文系,還有你感受到面向整個社會的社會教育,其實很花時間。你認為為什麼要受教育?教育這件事到底有沒有存在的價值?

答:我曾經讀過史代納的一段話,他說 「人其實一出生就是生病的,所以接受教育是為了治癒我們原本的疾病。」所以,我覺得接受教育是導致你成為甚麼樣的人,當然很多是自我造化的部分,其實在我認為的教育,一定是有教育者和被教育的人,那我覺得是一種分享,一種經驗的傳達,一種交流。

我在高中接受的教育只有專業知識傳達給我們,但是我們有時候是接收不到的。

因為在傳遞的過程中,只有理性的教化作用,那我覺得接受教育是一個人去啟發另一個 人,所以是人與人之間互相被啟發的過程,那他一定是互助的,這樣的過程才能幫助我們人類過得更好,教育應該說是要讓我們準備過一個珍貴的人生。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