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華德福孩子的求學路(1/6)走在學習的路上 - 通達人驛站
2014/2/5

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華德福孩子的求學路(1/6)走在學習的路上

這篇文章是2013年5月25日由《教育曠野》(March's Educational Wilderness)舉辦的「華德福教育思潮」講座的文字整理記錄,經得提問的王智弘老師、口述的李庭怡同學、文字整理方巧如小姐的授權同意而轉載使用。原文位置在方巧如小姐的「當下‧繁花」部落格。

此外,原文並未設立明顯標題,為了幫助讀者更容易了解段落,所以通達人替不同段落下了標題。一併在此說明。

慈心華德福中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


至2013年,慈心華德福中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已經20歲了。

有許多關注華德福教育的人心中都有疑問「這些一路接受華德福教育的孩子們,在接受華德福的中小學教育後,如何與體制內的高中教育接軌?從現在回頭來看,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過去這段體制外的求學生涯?如何看待華德福教育?」

在2013年5月25日午後由《教育曠野》(March's Educational Wilderness)舉辦的「華德福教育思潮講座」中,March 老師邀請了一路從慈心幼稚園念起,歷經慈心共學團體、體制內公立小學就讀,又回到公辦民營的慈心華德福中小學就讀,歷經基測洗禮後就讀羅東高商,最後進入東海大學中文系就讀的李庭怡同學,分享自己的求學歷程、對華德福教育的看法、與進入所謂的體制內學校就學的心路歷程。

同時,March 老師也邀請一路在慈心華德福中小學任教的王智弘老師(2013年至2014年擔任十二年級導師)擔任提問者與補充者。

以下是轉載的原文


王智弘問(以下簡稱問):你的求學過程?

李庭怡答(以下簡稱答):我就讀慈心幼稚園時,當時慈心(幼稚園)正在在轉型成華德福(小學),只記得我每天都在吃、都在玩、每天都在爬樹、玩泥巴,每天都把衣服弄得很髒,媽媽每天洗衣服都洗得很辛苦,我只記得這些。

後來到了國小還是很懵懂,只知道爸媽每天為了學校,開會開到很晚,我就是一直在玩,老師教的只有畫畫、晨圈、跳舞和唱歌,看似沒有甚麼,可是我覺得在一二三年級的階段,在學校的重心就是老師,老師是我全部的重心,老師是比爸媽還要更親密的關係,甚至會把老師叫錯成爸媽。

低年級時候的女老師,每天在我們睡醒後,會彈豎琴講故事給我們聽,男老師也是。有甚麼問題我們都可以去找他,就跟爸爸一樣,會幫你處理所有的事,那時只知道到學校看到老師很開心。

後來慈心公辦民營後(通:2002年8月慈心小學正式遷入香南分校,以公辦民營特許模式辦學),也是我四年級後,搬到比較大的學校,體制上也漸漸成熟。這期間,我轉到體制內國小一段時期,有幾位朋友跟我一起轉出去,那時只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看看甚麼是做功課寫作業的日子,但是才一個學期,就覺得好像不是我要的樣子。

在體制內學校就是每天寫字練字,以前在慈心每天九點就睡了,轉到一般學校後,每天到了晚上十一點功課還寫不完,後來爸媽問我「慈心已經公辦民營了,想轉回去嗎?」我就說我想回去,因為在那邊比較快樂。

進入慈心華德福小學後


我覺得,四年級到六年級時則是另外一個階段,印象不是那麼深刻是因為過得很安穩,會覺得安穩主要是在課程、在生活上都是很有規律的。那時有很多禮節要顧,因為我們還是需要被教化的小孩,所謂的禮節是說,比如說我們出門要戴帽子,頭部曬到太陽不太好或是吹風也不太好,可是當時都覺得為什麼要那麼多的規定?為什麼不能穿黑色的衣服?

我應該說那時我們是活在一個被極度保護的狀態,不能看電視,不能穿背心,到哪裡都要穿室內鞋等等,有很多約束。那時不懂,但是漸漸長大到了國中就知道用意。

小學課程也是讓我覺得小學生活過得很穩定的一個因素。我們有很多神話故事,有大量的工作本要製作,課程都是很緩和的,例如每天很固定要講故事,不管是數學、藝術、語文都很扎實。只不過國小的學習進度很慢,像是三年級才學注音符號。為什麼會這麼慢呢?我回頭想想,其實如果是一次很大量的課業,我的確也是是沒有辦法承受,沒有辦法吸收的。

進入國中階段


到了國中印象是我印象最深的時期,國中就是麻煩小孩的時期,因為那時情緒很不穩定,所有學生都是開始進入叛逆期。可是在課業部分,我們有很大量的部分是可以讓叛逆或是情緒不穩的部分可以轉移,我們有大量的課業知識,例如:主課程開始進入探討一些世界議題,藝術課程從原本從印象派不知道自己在畫甚麼的狀態,到每一筆、每一畫都要很深刻,很清楚知道我們在畫甚麼,然後整個課程都導向大量學習。

本來在國小感覺上學的很慢,怎麼進度比別人都慢,因為大家都喜歡跟其他學校比,會想說寫字那麼醜,或是怎麼連這個字都會寫錯?

可是到國中的時候,會知道你已經比別人都超前,開始大量吸收,是一段像是海綿、可以大量學習以及吸收的階段,其實這時候學習的課程上適度地給予我們重擔,大家都學得很開心,因為國中很躁動,現在也才發現,當時的課程是有刻意安排的,我們有登山課,然後在各種領域上都突然都加重,擴展了學習範圍。

我覺得還有一個很大的不一樣是,我們的心理變化帶來了的影響,可能是因為那時我們在尋找自我。因為我小時候是個很沒有自信心的人,也有被霸凌過的經驗,當時的我很懦弱,不敢表達、不敢去嘗試,到了國中時候,漸漸地必須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必須要建立自己的信心,不然好像無法去面對世界這麼多的東西。

那時老師幫助我很多,我覺得國中時期的老師跟國小又不一樣了,國小的老師可能是父母,可以躲在他們的羽翼下接受保護,但是國中的老師則像是朋友,是輔助你去認識這個世界,在旁邊引導你陪你,然後適時在你需要關心時給你意見。

那時候我覺得我的自信心是建立於老師是用面對一個大人一樣的在跟我們說話,我會覺得自己被尊重、自己有能力,他們認為你可以,我好像就可以了,那是我國二升國三的轉變。

國中階段的重大轉變


可是那時遇到了一件事,我自己幾乎完全無法承受,是要考基測。

一直以來,我都生活在自己很享受的教育環境裡面,基測對我來說,是突然闖入我生活的東西,可能在一般大眾或是台灣的學生眼裡,那是必經的過程,就像是成年禮一樣,只要是這個年紀的小孩,都要升高中都要考這場試。

可是那時候我很痛恨這樣的考試,因為在國三時像是藝術課程都要因此刪減掉,要用來讀課本、要寫模擬考卷,那時非常挫折,我都稱它為黑暗時期,我無法理解的一個東西,我在想「為何我這麼大了,還不能選擇我自己想要的東西嗎?為何我要跟著這個世界走?」那時我就跟家裡說我不想考基測,開始跟家人起爭執,他們覺得「你不考基測你的人生就毀了,你不升學你要怎麼找工作?」

其實,那時我也知道我不可能不考,可是我還是有點衝動叛逆,像在跟所有人宣誓我就是不考,因為我就是不喜歡,我就是要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那時就跟家人吵架,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讓自己冷靜下來,那段時間完全不碰任何課業,因為我太過激動,沒有辦法去承受那些東西。

最後是老師在旁邊有給我一些意見,應該是說他很尊重我不想考基測的決定,我才恍然大悟說,其實我是有選擇的,原本看起來只是一條路,看起來好像是我非得考基測,後來我自己想到另外一條路,就是回頭看我自己的目標,就是我想到華德福當老師,既然要當老師,就是要讀大學才有能力,如果要讀大學我就要考高中,所以我自己給自己一條路,那就是我要考基測,但是沒有人逼我,是我自己願意的。

我也知道,我做了這個決定,就必須為這決定負責,必須好好去考,那時撐過這關,是因為有個理想在,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

進入高中階段


我後來就去考了,結果沒有說非常滿意,原本想考高中,結果考上了高職,這段黑暗時期也不算完全結束,因為到了高中後最大問題就是適應,也就是大家最好奇的,你們第一屆的華德福學生到底怎麼嗎?適應得好嗎?全部的人都在看。

一進高職,就有不認識的老師走過來說,「庭怡,聽說你是華德福畢業的,那你適應還OK嗎?」我每次都不曉得要如何回答他們?我應該說好嗎?

其實沒有說很好,也沒有不好,我覺得在生理上非常好適應,比方說下課只有十分鐘,然後一定有午休,然後要穿制服,有很多校規,花一兩個月你就可以知道的事情。可是在很多心理層面,是沒有辦法馬上去適應的。例如:有很多的考試,考試也就算了,最不適應的是考試後的比較、還有眼光,會讓你覺得「為什麼要這個樣子?為什麼老師要比我們學生自己還要在意分數? 」

然後高一時幾乎每天回家我都躲在被子裡哭,也不敢跟爸媽講,因為也怕他們擔心,然後也會怕會讓別人知道我適應不好,那我該怎麼辦?

高中階段的重大轉變


那時還有一個問題是,因為那是不同的世界,所以我會覺得說我過去所得到的經驗都一一被打破,就好像我以前學的東西,來到這裡全部都派不到用場。記得那時學校辦了一場活動,請了一個很有名的教授來演講,那是教育界的威望人士,我自告奮勇參加,其實只是想問他一些問題。我那時問的問題好像是關於目前升學制度汰選方式真的適合教育嗎?對學生完全沒有不好的影響嗎?結果我得到的答案是一個讓我挫折非常久的答案。

我想說:既然是一個知識分子,既然是一個有威望的人,那他應該也會覺得這個環境需要改變,教育也需要改變吧?結果他回答我的是,「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誰不是在考試呢?你只要好好地念書好好地考試,那就可以了。」

我聽了就哭了,心想「怎麼會這樣呢?是不是他誤解了我只是一個不愛考試的小孩、只是一個逃避以及不喜歡念書的小孩,才會迴避我的問題?」

那次事件後,我從一個原本很尖銳的椎體,慢慢地被打破,慢慢再被拼湊回來變成一個多面體,慢慢地就不再那麼尖銳。覺得雖然我沒有辦法去理解以及接受這個世界,但是它或許就是這樣,我只要做好我自己能做的就好了。

經過那次事後,我的自信心有慢慢地找回來,我的自信心來自於我知道我所想像的理想狀態還是存在的,因為我看到那麼多華德福的老師那麼努力,他們在實踐他們的理想,所以不管外面有多少人在抨擊,有多少人不贊同你們的那些想法,但是,還是可以堅持自己的路走下去。

那時高一的黑暗期就這樣過了,我被打破再重新拼回來後就過了。

到了高二、高三我適應得非常好,我都跟老師說我在那邊過得很快樂,即使是考試或是一般體制的教育,我還是沒有辦法接受,可是我試著去理解,就是他們有他們的遊戲規則,我為了達到我的目的我可以跟著一起玩,但是我不必去喜歡它。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1 意見 :

PITT的心靈烏托邦 2015/11/8 下午11:03 提到...

華德福 已為你注入溫柔的勇氣!!你好棒!我好感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