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家長要自強 Parents Who Overcome Himself Have Strength - 通達人驛站
2015/3/26

Think Waldorf 想想華德福 - 家長要自強 Parents Who Overcome Himself Have Strength

2015年一月底和孺二年級冬季學季結束後,帶回了寒假作業和這一學季的工作本。

看完這些工作本後,心中只有一個想法:華德福家長要自強。
He-ru work book
我之所以說要「自強」,不是因為學校教得不好、老師不認真。而是在團體學習中,一定會有小孩會因為某些原因,以致沒有跟上學習進度。

但除了學習進度外,家長還必須注意小孩的學習狀況,不是小孩有沒有學會該學的東西,而是其他比學習更重要的兩個元素:學習自信心與學習態度。

小孩三、四年級時是一個重要的關卡,這個關卡決定了小孩的學習自信心。如果他發現了自己的某個地方一直跟不上同儕,這時候他有可能就決定放棄學習了。

大家會想有這麼嚴重嗎?

因為我真的提前從二年級的和孺身上,看到了實例,請聽我娓娓道來。

手工袋刺繡


在二年級的冬季學季,老師會利用手工課的時間,讓小孩完成手工袋的刺繡。在整個冬季學季的課程中,和孺不只一次被老師要求把刺繡拿回家,利用周末補上進度。

但和孺的態度一直不積極,所以一直沒有趕上該有的進度。等到學期結束後,不但沒有完成,甚至也沒有向老師拿足夠數量的細毛線回家。

為了讓她把這個重要的功課完成,所以我請了三天假,每天就和她「人盯人」的方式補上進度。

第一次請假的那天,我先解決和孺刺繡的效率問題,因為她用了不大對的方式刺繡以致於事倍功半。這天繡了約兩個小時只完成了整個屋頂的一半。
He-ru Embroidery
第一次請假後的一天,換妻子請假陪和孺。這一天的刺繡進度只完成了整個屋頂的五分之三。

第二次請假的那天,我們還是「人盯人」的方式,終於完成了屋頂。這天晚上妻子回到家後,和孺很開心的展示了繡好的屋頂給妻子看。

第二次請假後的一天,又換妻子請假陪和孺。這一天的刺繡進度完成了樹幹的四分之一。因為和孺刺繡的順序不大對,所以樹幹的左半部有點怪。

第三次請假的那天,我示範了樹幹的繡法,和孺終於完成了樹幹,和一部份的葉子。為了讓和孺知道樹的樣子,我還上網找了小葉欖仁的照片給她看,所以她繡上了和原本不同的葉子。

接著幾天的過年,我就陪著和孺在每天吃完早餐後的空檔,一步步把刺繡完成。

關於學習自信心


讀者聽我提到了和孺刺繡的過程,可能會問我「這和學習自信心有啥關係?」

因為我沒有說的部份,就是這個過程中和孺對於刺繡的自信心轉變。

在還沒有放寒假前,和孺知道自己的刺繡進度落後,即使我待在身旁陪她刺繡,她還是會一下頭癢、一會要喝水、一會上廁所、一會又說弟弟打她,反正就是鳥事不斷!

直到放了寒假後,從我第一天專門請假開始,和孺從我認真的聯絡老師拿毛線,她才發現我好像是玩真的。接下來就是人盯人的要求她專心刺繡。

她的進度一開始很緩慢,緩慢到我幾乎快抓狂了。但我知道,越是這樣就越不能抓狂。所以我苦口婆心的和她說「這個功課是要培養你的意志力,在你落後的時候,仍然不放棄!」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聽進去了。但我知道,曾經我也在小學時像她一樣,因為有太多寒假功課要寫而寫不完、所以偷撕掉作業被發現然後後被痛扁的經驗。但我的重點在於我當時也缺少了大人的支持、專而放棄的心理。

所以當刺繡的進度從一開始的 5% 進步到 25% 時,和孺的態度出現了明顯的轉變。最明顯的是她坐著刺繡能維持專注力的時間拉長了,也漸漸地比較能忽略榮熠在她旁邊的干擾。

最後,她至少能把她自己構圖的「主要」內容都繡完,包括:房子、樹、人、太陽。其他次要的部份,仍然如預期地只能點綴性的完成。

語文工作本


在和孺班上學習「語文課」的方式是使用「字詞本」。老師會在黑板上寫下要教的字,而且每個字會用紅、橙、黃、綠、藍、靛、紫色的粉筆寫下筆順。

學生就利用筆順,把字抄在字詞本的上面,再練習寫三次,包括一個造詞。造詞可以用以前學過的字,也可以用沒學過的字。

和孺在冬季學季拿回了四本字詞本,我發現只有紅色的那本缺了最多的字。有些字甚至沒有寫在字詞本上,所以我在第一次請假的那天早上,先和同學家長聯絡好後,直接去同學家抄那些字及順序。
He-ru work book
接下來,到了每次我請假的那天及周末的早上,我會先在小黑板或紙上寫下比較大的字,然後讓和孺在紙上練習寫三、四次後,再要求和孺正式寫在在字詞本上。

如果不了解筆順,就把字典翻出來,讓和孺直接看字典上的筆順。
He-ru work book
至於造詞的部份,我會儘量選她曾學過的字。像是她的字詞本上「相」、「信」是連在一起教的。所以她在「相」的造詞是「相信」,當她補上「信」字後,我就建議她「信箱」的詞。

除了因為這兩字接近外,也因為「信箱」是「相信」的回文,唸起來有中國字的特殊韻味。

另外,我也特別以竹字部的「箱」向和孺介紹形符的「竹」加聲符的「相」變成「箱」字,讓和孺了解大部份的國字都是以形符和聲符組成。

當然,這些背後的造字原理,我並不會告訴和孺,這得等待她自己去發掘。我所做的,就只是每天早上以教兩個字為原則,讓她重覆這些事,把字詞本上缺的字漸漸補完。

關於學習態度


有家長說目前學校有來自家長的壓力,所以教的字量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所以我要強調,自己並不是以教和孺學習生字的觀點學習,而是要把目前已經教過的字的學習量補齊。

只是我教和孺的方式和學校不同。以「髮」字來說,和孺已經在「字詞本」上寫過了,但只看到「髪」時她仍然不認得這個字,我也沒有特別要求她記起來。

但我在教她補上這個字時是先寫上部首的「髟」(唸ㄅㄧㄣ)字,特別說明所有「髟」字旁的字,大都和身體上的長毛有關。然後在「髟」下方寫上不同聲符的字,如:「鬍」、「鬚」、「鬢」。

當她學到這個字後,在羅東的街上唸到招牌上「小林〇廊」還有一個人頭時,馬上想起這個字是「髪」,就很開心的告訴我她認得「髪」這個字了,然後回家的一路上一直注意「假髪」、「燙髮」、「髮廊」...。

我強調的是一種學習態度,當我發現和孺的練習進度落後了,我並不會就此放過,反而會要求她把練習進度補齊,至於她能不能真的學會學校教的東西,我認為這是看她的資質與天份,但補上該有的學習進度卻是我的責任。

所以我要明確地讓和孺知道,雖然她走得慢,但我會陪著她走,把老師要求的練習量都做到能跟上同儕的腳步。

至於這個進度不合理?既然其他同學都完成了,我認為她沒有任何落後的理由。

即使現在春季學季開學了,我們的周末早上還在繼續補字詞本跟上進度。

家長要自強


「自強」二字出自《老子.三十三章》「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意思是說「人必須戰勝自己,才稱得上是強」。

但為什麼我用「自強」加在「家長」身上?

因為我認為即使是在華德福學校,家長也不是把小孩丟給老師、責任就結束了,然後就等小孩從學校回來就能學會老師教的東西。

相反地,家長得先了解學校教了什麼?目前的教學進度?小孩的學習進度和學習程度?有沒有必要的練習或作業需要完成?

老師也是會力有未逮的時候,這個時候家長就需要接手補足學校不足的部份。

接下來,就是家長觀察自己的能力後,想一下該如何改善自己的能力,接著 try and error,直到小孩完成作業或練習。

此外,家長也要有能力分辦,小孩子目前的學習進度和學習程度不足,是因為該有的練習不足?還是因為已經練習了、可能時間沒到所以還沒學會?

這兩者有時候很難分辦,但我發現只要家長稍微用心,卻也不難分辦。

家長就是去了解學校教了什麼?目前的教學進度?是否有必要的練習或作業需要完成?

沒有藉口!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