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處改變了一生 - 通達人驛站
2011/6/3

在某處改變了一生

石墨工坊的傅瑞德寫了一篇《在某處改變了一生:我在Punch Party 17》,我知道確實有某個人,雖然在我的人生中只出現了很短的時間,但著實改變了我的一生。

我要說的這個人,正是我的專科學長-孫啟榕,雖然他是只教了我一門課的老師,但對我的影響卻是既深且遠。

出場


在我專六(我們學校要讀六年)的時候,我被迫(因為就只有幾門課可選)選修了「高科技建築」,來了一個很年輕的老師,他是畢業的優秀學長,畢業後又唸了成大建築所(這是我們學校優秀學生的首選),研究所畢業後結婚,就和太太去歐洲自助旅行好幾個月,當時剛回母校任教。

大家不要看他現在長得很像大叔,當年他可帥的咧。

而且如果我沒猜錯,我們這一屆應該是他任教以來的第一批學生。上課的內容後文中會提到目前一直記得的一堂課,但這完全不影響我從他身上學習到的,尤其是在他上課中所分享的人生體悟。

第一個影響


有一次在上課時,啟榕學長很有感觸地說,「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面臨人生的重大決擇。」即將畢業的我以及其他男同學,當時不是繼續升學、延畢、就是選擇當兵,只有女同學,還可以選擇:要和某人結婚?要不要出國唸書?要選那間公司任職?

「這些決擇會對人生產生重大的影響。」他說。我當時也了解這個情況,所以心中其實是有一點惶恐,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這個概念


和我曾經和讀者分享的《[轉載]彭明輝-生命是一連串長期而持續的累積》一文中的概念在適用範圍上是不同的。

彭明輝認為「生命是一種長期而持續的累積過程,絕不會因為單一的事件而毀了一個人的一生,也不會因為單一的事件而救了一個人的一生。屬於我們該得的,遲早會得到;屬於我們不該得的,即使僥倖巧取也不可能長久保有。如果我們看清這個事實,許多所謂“人生的重大抉擇”就可以淡然處之,根本無需焦慮。而所謂"人生的困境",也往往當下就變得無足掛齒。」

我雖然認同這個觀念,但我認為這僅適用於個人在學業、工作、知識上的累積,卻不適用於這些範圍以外的項目。

以我而言


當時,我只有當兵、升學兩個選項。

我那時已經知道,未來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我應該會走的是和電腦相關的工作,但絕不是建築相關的工作,所以我繼續念建築也沒太大的意義,但如果我要念其他的科系,一來我不知道還可以唸什麼我有興趣的,二來時間不允許,因為我的畢業學分已經足夠,所以在升學考試前我只有3-4個月能準備,臨時抱佛腳一定沒有好結果,所以我當下就斷了繼續升學的念頭。

所以,在深思熟慮後我選擇了當兵,而且是選擇要當三年半的志願役軍官。因為我需要更多的人生歷練,服役過程能存錢,退伍後不論是改念其他科系、出國念書,能有更多的選擇。

這個決策過程,有機會再和讀者分享,但我敢說當時的決策過程真的是考量很多因素後的「深思熟慮」,而且因為有推演的過程,所以我一直知道其他的選擇下場絕不會更好,所以我也從未後悔做出這個選擇。

當年紀越來越大,接下來做的幾個重大決定:退伍後創業、重回學校唸書、和女友分手、選擇SQA、換每一個工作、結婚、生小孩...,我還是用這個概念,把人生放長遠來看,仔細評估後再做出這些重大決定。

第二個影響


有一次啟榕學長在上課時,放了他去法國旅遊照的投影片,介紹了位於巴黎的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 (IMA, IInstitut du Monde Arabe)。

這棟建築物位於塞納河畔,因為夏天的巴黎非常悶熱,為了解決空調與照明的問題,它的南向立面設置了上千個類似百葉窗功能的自動調節光線裝置。

這些狀置有個光線的感應器,每隔幾分鐘會感應室外的光線強弱,再決定窗子的開合狀況。另外,它的造型也很有穆斯林圖騰的特色,表面上看起來只有方與圓,但中間卻有像是阿拉伯彎刀的圓弧形葉片,交疊組成了類似光圈的裝置,決定了進入光線的多寡,在一開一合間,竟然也有類似快門的聲音。

當年在上課時,因為沒有看到實體,也聽不到聲音,所以不能完全從啟榕學長的敘述中體會他的感動,當下卻希望自己未來有一天也能親自去巴黎看看。

只是,這個想法擱在心裏,一直沒想過會有實現的一天。

很神奇的


十年後我結婚了。

當我和妻子在討論要去那裏蜜月時,當她一找到巴黎的行程時,在預算許可下,也確定有一天的自由行程後,我就想要去巴黎親自看一看這個神奇的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

當我把前面和啟榕學長的這些事,一股腦的全告訴了妻子,最後我們終於決定參加這個行程。

經過十年的等待的期望,當我親眼目睹這這棟神奇的建築物時,才體會到啟榕學長當年告訴我看到建築物時,眼光與神情中傳遞的感動。

原來當一個建築人實際看到多年以來在書中介紹的建築物時,那種融合了期待、夢想的激動。

最後一次見面


是1997年我還在服役的某個休假的星期天下午到啟榕學長的家,和他聊聊,聊什麼我已經忘了,但我想自己也可能是第一個以學生身份去啟榕學長家的人。

之後,就再也沒有和啟榕學長聯絡了。直到最近,拜Facebook所賜,竟然在上面又看到他,不過因為實在很久沒有聯絡他了,雖然把啟榕學長加為朋友,但實在找不到該怎麼和他攀談。

雖然,我一直沒有從事建築行業,我想啟榕學長對我的影響,卻在另一個隱藏的地方,結出了茂盛的花果。

以前有人說,「經師易求,人師難得」,我在啟榕學長身上驗證了這點。

謝謝你,啟榕學長。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意見 :

Event 2011/6/6 上午2:08 提到...

對我而言,還不知道某人會改變我一生,而啟榕學長所說的:「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面臨人生的重大抉擇。」,的確是每個人的寫照...而我也即將面臨人生的抉擇,義務退伍...然後呢...

通達人 2011/6/7 下午1:34 提到...

Hi Event,
我建議你多想想,為什麼對你而言這是個重要的抉擇?是因為你可能會放棄什麼機會?這些機會又可能隱藏什麼風險?

把握你每一次重大人生抉擇的機會,因為三年後的你取決於三年前的某個重要的抉擇。

當然,因為這是你的人生,你大可以什麼不想,不過,既然這是你的選擇,你就得為這些選擇付出代價。

這些經驗可能是目前我唯一能回答你的答案,剩下的你就得自己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