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夢看「全面啟動」-回應看得開小姐的噗 - 通達人驛站
2011/7/28

從我的夢看「全面啟動」-回應看得開小姐的噗

我很會作夢。

我這麼說大家可能不知道我說的意思,因為我無從證實,大家自然不會知道我有多會作夢。

但如果大家看過由《黑暗騎士》導演諾蘭號稱構思二十載、費時十年才完成的劇本拍出的《全面啟動(Inception)》(以下簡稱《全》片),也許能稍稍了解我的意思。

在網路上關於《全》片的評論、分享,不是從劇情的安排、就是從電影拍攝手法討論,但我都覺得夏蟲語冰,因為大多數的評論作者,都沒有從夢境的體驗出發,以致於他們無法對情節安排提出更具體的意見。

如果大家真的想要知道我能提出什麼具體的看法,這篇文章或許可以滿足大家的好奇心。

在開始之前


我想先提到我的噗友「看得開小姐」的噗,她說:
人在咖啡館,旁邊有個短髮很帥氣的女生,手裡一疊描圖紙,上面用針筆畫了建築設計圖,不時拿著立可白修改,大概是設計師或者建築師吧...哎, 我好羨慕會畫畫的人。

我回同一則的噗友說:
那你要羨慕我,因為我在專科的時候就用針筆畫了四年。不過,當你身處其中又得熬夜趕圖又想睡覺時,你就不會羨慕了!

這句話是真的!

熬夜趕圖


如果由建築科系學生票選「在學校最難以忘懷的事」,可能會是上榜又得獎的項目。而另一個可能入圍的會是「建築設計在正圖前被老師翻案」。

我在專五的時候,星期五一整天都是「建築設計與實習」課程。每個學期,老師依序會指定二~三個設計題目,然後學生得在每星期五的課程中,和老師與其他同學坐在圖桌旁,一一討論每個同學建築設計的優劣。

如果有意外,學生的設計將會在倒數第二次上課時,整個設計被翻案,這表示他得在一個星期內重新構思能克服老師所提出問題的建築設計。

此外,不論他的設計是否被翻案,他都必須在一個星期內完成必要的圖面,並在下一次上課日早上10點前,交出此次的設計所要求的圖面,通常是:四向立面、至少兩個剖面圖和一個透視圖,如果要加分,還要再附上建築模型。

這個壓力,對學生其實是很重的。有個學姐甚至告訴我,有次畫不完時,真的想直接往窗外跳下去(那時我們教室在六樓)。

我的夢


就是發生在某次交正圖當天(星期五)清晨2點半,這個時段是所有建築科系學生的惡夢,因為這個時段該吃的東西已經吃完了,畫圖畫到一半,所有的血液都跑到腸胃、腦裏缺血的時候,也是開始最累、最想睡覺的時段。

當一個人想睡覺的時候不可怕,但當一個人想睡覺又得拿著針筆畫圖的時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因為手中的針筆,本來應該順著尺上墨線,但卻可能因為睏了,眼睛閉了一下、手抖了一下,就把一條原本該畫成的直線變成了曲線,而毀掉一整張即將完成的圖。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就那麼一支0.1的針筆,就因為沒事手抖了一下把它弄壞了,而正圖卻可能得在幾個小時候後交出,而此刻正是半夜根本買不到針筆,這時大概就可以閉上眼,直接去睡,等著被當吧!

在某次趕圖,為了避免這些錯誤的後果,我決定不再繼續撐下去、先睡個兩個小時,等醒來再繼續畫圖。

所以我設定好了鬧鐘二個小時後響,然後倒在床上在一分鐘內就不醒人事。

鬧鐘聲


在不久之後就響起,但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設錯了時間,不然為什麼一下就響了?

我醒來看了一下鬧鐘,確定設定的時間沒錯,也把鬧鐘的開關開啟了,就很安心的再度睡著。

等鬧鐘在4:30響了之後,我決定到學校畫圖。

就像往常一樣,我騎車到學校,翻過大門(這時大門還沒有開啟,我們都直接爬過大門進入學校),進入教室繼續畫圖,不意外地,畫到了10:00該交圖了,我卻點還有半張圖沒有畫完,所以只得把所有的圖交出去。

只是到了快10:30了,因為我真的撐不住、實在想睡覺了,就決定乾脆蹺課、落跑回家睡覺好了,就又騎車回家。沒想到才騎到基隆路、和平東路口,竟然聽到了鬧鐘響了,我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在夢裏。

我就趕快起床把鬧鐘按下,因為該才的夢是到學校沒有畫完,所以我想乾脆待在家把圖完成再去學校,就開始回到圖桌前,一看到圖,我突然有個感覺:我好像「剛才」已經畫過這個部份了耶!

拋棄這個念頭後,我繼續構思原本的設計,著手開始上墨線,但才動筆不到半小時,就又發現手邊的鬧鐘突然又響了,為了怕把家人吵醒,就趕緊按下鬧鐘開關。

可是不管我怎麼按,這個鬧鐘就像壞掉一樣,一直在響,甚至我都把電池都拔掉了,它還繼續在響,這時我才驚覺自己好像仍在夢裏。

我告訴自己得趕快從這個夢境中醒來,不是因為怕再也醒不來,是因為就算醒不來,圖還是得畫完!

這個夢中夢


即使距離現在已經超過18年,因為這個體驗非常的特殊,所以我到現在還忘不掉。可惜的是,18年來,卻沒再夢過這類的夢了。

而且,這個夢一直要到看了《全》片後,才又勾起相關的回憶。這時再看這部電影,這才發現本部片中的幾個設定,並非無中生有,而是有所本的,只是一般的人沒有相關的經歷,所以並不了解。

第一個假設


夢中夢是存在的。

電影中的主角們,使用是是特定道具進入深層夢境後,在夢境中利用特定道具進入更深層的夢境。

我所用的方式是承受「極大的壓力」,而且這個壓力大到我在進入夢境後,還延續原本的行為,甚至進入更深層的夢,才能讓自我(Ich)透過夢得到紓解。

第二個假設


真實環境的意圖,會影響到夢境。

《全》片中的主角柯柏(李奧納多迪卡皮歐飾)和他的盜夢團隊進入了一個欲植入意念的對象夢境中,而這個對象對父親的意念也一併從現實被帶入了夢境。

我在第一層夢中感受到現實的壓力而做了第二層夢,而第二層的夢卻還是在做相同的事,都是不斷地感受到異常真實的趕圖壓力和意圖,讓我不得不在每一層的夢中用不斷趕圖來舒解。

這個情形就像上班族在感受到壓力時,會不斷地做開會的夢,卻無法在夢境的會議得到結論,是一樣的情況。

只是現在回想自己在第一層夢境中「就算醒不來圖還是得畫完!」的想法,現在看還真的有點好笑,但對當時的我而言把圖趕完似乎是唯一可以救贖自己的方式。

第三個假設


夢境的活動,也會影響到現實。

《全》片中的主角柯柏和他的盜夢團隊之所以要進入對象的夢境中,是因為希望在對象夢中所植入的意念,會在夢醒後也一併帶回現實,進而影響到現實中的決策。

我在第二層夢中只剩透視圖沒畫完,回到第二層夢中,只畫了半張圖,但在每個夢醒的當下,我都有一種「已經在夢中畫過一次圖面了,再畫一次時感覺比較熟練了」的似曾相識感覺。

以最後的結果來看,那次的交圖也因為已經在夢中畫過兩次,第三次在現實中繼續畫時,確實得心應手許多,以致於能在最後期限內把圖交出,可能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第四個假設


時間壓縮是存在的。

在《全》片中大約是1比12的比例,也就是現實5分鐘,第一層夢1小時,到了第二層夢境時,也是這個比例。

不過,在我的夢境中第一層夢的2個小時,做了第二層夢約8個小時,然後被鬧鐘叫回到第一層的夢中又待了0.5小時,才回到現實。

第二層夢和第一層的比例,大約是8:2;而第一層夢和現實的比例是2.5:2。

所以我認為,現實與夢境的比例應該是因夢而異的。至於《全》片中1:12的假設,很可能是算過片長和夢境後的結果,而不是真實的。

第五個假設


確實需要一個「東西」,以分辨是夢境還是現實。

在《全》片中,從影片一開始到結束都出了一個陀螺,因為這是主角柯柏分辨現實的圖騰(totem)。

而我在2個夢中,都使用鬧鐘響的聲音,做為提醒夢中的我「現在」其實在夢境,必須要離開的提示。

經過我的說明


大家可以知道,《全》片的編劇,應該是做過夢中夢的人才是,否則無法寫出如此接近真實的夢中夢劇情。

但這不表示《全》片就非常合理,撇開劇情的矛盾外,我認為最不合理的假設就是:「可以侵入他人夢境」。

要侵入他人的夢境,有2個重要的難題。

首先,侵入者本身要受過訓練、且有夠強的意念。但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這點,我們往往會在夢境中不由自主,只有經過特殊訓練的人,進入夢境後,還能知道自己是在夢境,並知道要侵入別人的夢。

其次,要有侵入夢境的方式,這點才是最難的。

在《全》片中的小美女幫觀眾詢問為什麼可以進入別人的夢時,主角只淡淡說了一句「美軍研究的」就沒了,接著我們就看到一個手提箱內有幾個瓶瓶罐罐,就再也不清楚為什麼可以侵入別人的夢境,然後插入點滴就進入了別人的夢境了。

至於一些應該交代的事:「誰設計的?」、「原理是什麼?」跟「副作用是什麼?」...等,在電影中則一概不提。

我們現在知道人在作夢時,腦波會變化,大腦皮質層的活躍程度也會改變,也知道做夢能幫助我們整理白日的資訊外,除此之外,關於夢的科學證據與運作原理,我們知道的其實真的很少。

回到


一開始的噗。

這下至少「看得開小姐」會知道看起很美好的事,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就像大家也許會看到她妙筆生花、下筆千章外,大家卻可能不知道她的手腕很痛是一樣的道理。

我除了因為欠缺感性,以致設計不出感動人的建築外,「敖夜趕圖」不但是我的惡夢,也是我另一個一直不想從事建築設計行業的主要因素。甚至在畢業後三年,還曾因夢到趕圖來不及而從夢中驚醒的情況,可見「趕圖」這件事對我影響相當深遠。但也或許這是我在自己的夢境中所植入的意念,讓我厭惡趕圖也說不定。

只是,痛苦通常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知道。就像只有經歷過「夢中夢」的人,才會在知道個中的趣味後寫出如此精采的劇本。

希望大家有機會也能經歷一下夢中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意見 :

大笨牛 2011/8/18 上午8:52 提到...

我有做過夢中夢耶!!~
做過幾次...而且都是差不多的劇情~~~
1.去上廁所,但尿不出來...突然驚覺在作夢,差點尿床~趕快去上廁所...
2.站在馬桶前,還是尿不出來,明明就很想上廁所,膀胱要憋死了~
3.再次驚覺!!~還是在作夢...趕快起身,去上廁所...然後偷偷的確定不是作夢以後...輕鬆的解放~~~XD~

通達人 2011/8/18 上午9:18 提到...

Hi 大笨牛:
這樣的夢你一說我才發現自己也曾做過。
最後一次起來,進廁所尿的時候,我還特別感覺一下,屁股是否有濕濕的,以免還是在夢中尿出來。
這種感覺是原自於小時候尿床的體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