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僱傭兵-回應朱學恆的「遊俠與聖武士」 - 通達人驛站
2009/5/11

我就是僱傭兵-回應朱學恆的「遊俠與聖武士」

看完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人生中的失敗》一文後,有些不同意見,所以回文表達我的看法。

在這篇文章中

朱學恆用「遊俠」與「聖武士」分別表示「舊世代的觀念和新世代的不同價值觀」。

聖武士服膺眾人認可的宗教和道德規範,正如同台灣四年級生為了社會認同的價值觀努力往高權位、高收入的方向邁進。遊俠堅持自己的正義,正如同台灣五六年級生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風格和生活方式一樣違背主流價值觀,但卻自有其道理。

文章中關於「遊俠」與「聖武士」的比較,就請讀者自行去他的網站看,我這裏就不多作介紹了。

我這篇文章的重點,將放在該文末「在社會強大的價值觀壓力下,卻也有不得不向社會低頭的一群人出現,這群人可以被稱為所謂的『(僱)傭兵』(Free Lancer)」上。

我之所以

特別寫文章回應,那是因為自己從出社會工作開始,就認為自己是「僱傭兵」而非「遊俠」或「聖武士」!

他們不隸屬於任何國家和信仰,沒有節操,只為了每一次的戰爭和劫掠所得而拼鬥。

因為,他們自身的天秤,已經在叛逆與秩序之間被撕扯的粉碎,早已不復存在。

相對於聖武士,他們之所以拋棄過去的價值觀,對正義已經喪失原本的信仰,是因為他們有著各自或許悲慘、或許不堪的過去,這讓他們不得不選擇拋棄一切,選擇加入「僱傭兵」。

他們之所以選擇不願加入遊俠陣營,是因為他們早對所謂的理想失望,對他們而言那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能在戰場上生存,才有大聲說話的本錢,所以他們選擇另一種生存的模式。

工作方式

Free Lancer是在歐洲中古黑暗時代,帶著武器在戰場上追尋戰爭為求溫飽的戰士。

傭兵的能力並不會輸給聖武士或是遊俠,只是,他們並不像是聖武士一般終身追求一個固定的目標,也不像遊俠擁有自己的判斷和價值觀。

他們的作品有匠氣,卻沒有靈氣,因為這些工作和人生並不是他們實踐自我的過程,而只是消極對抗社會價值觀的理由。

他們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投入每一個工作,盡量做好每一次的任務,但卻並不真正喜愛這樣的工作。

對於有統一價值觀的聖武士和自我意識高漲的遊俠來說,「僱傭兵」根本是一群沒有原則的人。在他們眼中的這群人唯利是圖、斤斤計較,只想要花最少的代價完成任務,再儘快接下一個有價值的任務,根本不管任務是否會對其他人造成什麼影響。

他們的唯一原則就是「我要求」,事實上「僱傭兵」的本質根本是個生意人。他們從不期待固定僱主能提供固定的報酬,因為他們深信與其由別人決定自己的價值,不如自己創造自己的價值。所以他需要戰場,因為只有在戰場上才能凸顯出一個「僱傭兵」的價值,也只有在戰場上才能攫取最大的個人利益。

他們不受意識形態左右。「僱傭兵」和僱主之間的關係取決於彼此的利益是否相符。對他們而言唯一的問題是:那個僱主可以出得起最高的薪水買下他們的靈魂?

任何一個僱用「僱傭兵」的組織對他們來說,只要利益相同,任何人都可以有合作的機會。不論那一個宗教、種族、兵種的僱主,只要彼此的短期利益目標相同,都可以舉著相同陣營的旗幟成為戰場上的夥伴,這個彈性讓他們與任何對象都能合作愉快。

特性

「僱傭兵」能操作各類型武器,以配合戰場的任何戰術需要。他們的多重技能,搭配實際作戰的經驗,在實戰中發揮功效,這讓他們在搭配各個兵種時的合作模式都具有很高的彈性。他們不一定有善使的武器,但一定會在上戰場前偵查敵人,裝配剋制敵人、殺傷力最大的武器。

他們通常穿著鍊甲,它不像聖武士重盔重甲反應緩慢,卻也不像遊俠一身輕便的皮甲,這讓他們得以保留一定的防護力,又能保有操作各型武器的靈活性,這算是他們仔細計算後的最佳方案。

他們也能搭配正規軍的戰術,對敵人實施特殊作戰,在最惡劣的戰況下、最險惡的環境中、最長的戰役中給予敵人痛擊,關鍵只在於僱主出得起合理的價格,只要價錢合理任何的要求都有可能被執行。

自我要求

即使身處於現代的公司中,「僱傭兵」也不期望僱主能提供保障和鐵飯碗,面對不景氣的大環境,企業是否裁員,對自力自強的僱傭兵而言一點也不是問題。

因為他們從不靠固定的僱主,既然不靠特定的僱主,使得他們早就知道自己得準備好以因應最惡劣的環境,並從每次的任務中,扎實的累積自己的實力。他們要求自己這個世界即使滅亡,自己也必須是最後才被消滅的。

叛逆的靈魂尚未熄滅的傭兵們會在自己的時間內發展各自的興趣,這才是他們投注真正熱血和摯愛的地方。

為了提昇自己,就必須掌握世界的脈動,所以他們要求自己對世界的變化有敏銳的嗅覺,使他們永遠知道該如何定位自己,以提昇價值。

他們著迷於新時代的科技產品、與新的事務,這是他們跟上世界潮流的方法。他們會想仔細了解這些事物,以確定善使這些新科技能帶給他們有用的新觀念,甚至能在實戰中發揮功效,那怕這些想法與既有的相抵觸他們都不輕易放過,這是他們之所以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能足以扭轉戰局的新科技的背後原因。

內在

偶然,這些人沈睡的激情會被喚醒,重又投入遊俠的行列。但大多時候,他們只能夠渾渾噩噩的度過一關又一關,卻渾然不知自己真正的目標在哪裡。

忠誠對「僱傭兵」只是不合實際的桎梏,背後的的豐厚利益才是他們對於選擇任務唯一的考量。但這個利益並非總是能用金錢衡量,有時他們也會因為像小石頭的情境而難掩心中的激動,投入他們已冷卻的心而激起陣陣漣漪,使他們願意接下吃力不討好、報酬極不合理的任務。

但在絕大部份的情況下,他的任何一個決策都是經過仔細計算機率、權衡輕重得失後的行動,他知道為什麼得選擇那些任務。當他接下任務後,就表示無論他們喜不喜歡這個領主,他都會為了長遠的利益強迫自己完成任務。

覺悟

「僱傭兵」要求對自己忠誠,也對戰場上同屬同一僱傭兵團的同袍效忠,這或許是因為他們在戰場上有必須看顧彼此背後的實際需要。

但世界合合分分、分分合合,今日同陣營的盟友,明日換了戰場,也許會因為彼此利益而選擇了不同的陣營,成為戰場的敵人。不論他們喜不喜歡,想不想要,這就是成為一個專業「僱傭兵」後該有的覺悟。

以上

是我對「僱傭兵」的了解。我不保證自己說的一定對,因為「僱傭兵」本來就隨著僱主所要求的工作項目、或個體之間的差異,而可能有嚴重的分岐。

但不論是那種「僱傭兵」,還是「遊俠」或「聖武士」,這都只是一種選擇、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價值觀、一種風格。

別人或許會因為身處不同的陣營,而在背後指指點點,甚至直接當著面不予尊重,但既然選擇了,最終也將由自己決定該如何和這個世界共處,這也是身為一個「僱傭兵」該有的覺悟。

請記得,這是「自己」的選擇。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0 意見 :

張貼留言